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杰然不同的博客

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舒云卷

 
 
 

日志

 
 

[原创]三姐的这个年  

2014-02-05 10:50:52|  分类: 随笔札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姐的这个年是在医院度过的。

十月份三姐从烟台回去的时候情绪还是满好的。但是过了没多久,洗头的时候发现头发打结,怎么梳都梳不开,无奈之下只好把打结的头发剪掉了。但是,头发却开始一把一把地掉,没多久就全部掉光了。一向爱美的三姐再也支撑不住了,情绪跌落到冰点。我的心也随着沉入了无底洞。但通话时还是故作轻松地劝解:“没事,头发很快就长出来了。趁着这个机会多试几款假发也不错啊。现在赶时髦的人都经常戴假发呢!而且网上的假发琳琅满目,现在你足不出户,也可以买到称心如意的漂亮假发哦。”三姐后来也的确买了假发,但是因为她头发都掉光了,假发的套子磨得头皮痛,所以在家就一直戴着帽子。那天大姐来电话说,因为三姐许久没有出门了,便拖着她出门去散步,还一起吃了馄饨。大姐说,那天三姐戴了长卷发的假发,挺好看的。

给三姐打电话,很是犹豫,也很揪心。因为一听到她情绪低落或情况不好,心情也会跟着跌入谷底,一个星期都缓不过来。听到她情绪高昂、乐观,心便也会跟着宽慰起来。

由于在烟台化疗后头发掉光了,所以三姐和三姐夫都不想再做化疗了。这样整个十一、二月份她就在家疗养,吃一些偏方,做一些仪器,据她自己说感觉还不错,除了偶而吃得不合适了难受一点,其他时间还都是比较平稳的。当时自己也乐观地想,也许偏方真能治大病,但愿通过她自己的治疗能够挽救或延长生命。

但是没想到,初一给三姐打电话拜年的时候,她却在医院,哭哭泣泣,情绪低落。

原来腊月二十八那天,她因为呕吐不止被紧急送到了医院。因为怕打扰家人过年,谁也没告诉。所以我们兄弟姊妹们都是初一才知道的。知道了,便谁也坐不住了,互相打电话商量对策。

三姐这次住院是因为肠梗阻。所以医生严禁吃饭喝水,只能靠输营养液维持生命。但总不能一直靠输营养液吧。母亲输营养液的情景还历历在目,三姐如果只能输营养液,那也只能是等死了。在这种情况下全家人分成了两派:一派认为必须做手术,让她能吃饭。另一派认为做手术就是加速她走向死亡。但无论哪种方案医生都没有空帮我们解决,因为春节他们放假,所以一切都要等医生节后上班后才能决定。

节后返威的时候,先回了趟老家,直奔医院。一出电梯,三姐的女儿等候在那里,告诉我三姐今天放屁了,医生说可以喝一点小米稀饭,不用做手术了。

三姐在最里面的床,已经输完营养液。坐在床上跟大姐说话。走到跟前,发现头发已经长到两寸长了,能盖住头皮了。脸上长了好多肝斑,皮肤干黄,面容憔悴,比在烟台时好像老了十岁。由于症状已经缓解了,不那么难受了,所以三姐情绪还不错。

我们故作轻松地东拉西扯,说过年就是一个吃,整天肠满肚肥,不知饥饱。三姐也笑着说,我什么也没吃到,但“打”的比“吃”的还贵。三姐一向爱美,每次我穿什么衣服,她都会看得特别仔细。这次也是,扯扯我的衣襟,摸摸我的袖子,一副羡慕的神情。想着大姐对三姐夫说的“该准备三姐走时穿着的衣服了”的话,心酸得不行,感觉眼泪快控制不住地冲出来了。但又连忙说笑着掩饰过去。

临走往三姐枕头下塞钱时,她使劲地阻拦我。我打趣地说,哟,几天没吃饭,劲还不小呢,这样我就放心了。

的确,这次看三姐状态还不错,从初一开始揪着的心宽慰了许多。但是,不知会宽慰多久。

今年的这个年三姐是在医院度过的。

也希望三姐还能过明年那个年,即使,是在医院度过。

  评论这张
 
阅读(134)|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