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杰然不同的博客

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舒云卷

 
 
 

日志

 
 

[原创]南京的色彩  

2012-04-13 14:47:56|  分类: 随笔札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虽然求学时在南京只呆了短短的四年,但是仿佛已经在我的生命里刻下了深深的烙印。几度梦回金陵,缠绵悱恻地徘徊于南京的大街小巷。午夜梦醒之后,南京在我的记忆中竟然只剩下了色彩。

绿色的南京

南京给我的第一印象也是永久的印象便是那春深似海的绿色。南京的绿化搞得很好,许多外地人到南京都醉心于南京的法国梧桐树。特别是炎炎夏日,路两旁的梧桐树伸出那茂密的枝条和硕大的叶子在宽阔的马路上空深情地拥抱在一起,任凭风吹雨打、烈日曝晒都丝毫不为所动。所以,虽然南京有“四大火炉”之称,但是走在法国梧桐搭起的“凉棚”下面却感受不到暑热的难耐,爱美的女士甚至连遮阳伞都不用打。要说最震撼人的“梧桐凉棚”当数前往中山陵一带的道路了。那路两旁的法国梧桐有几人合抱那般粗壮,搭起的“绿色通道”绵延数里,气势磅礴。那时候,经常骑自行车去中山陵,当凉爽的风儿透过枝叶吹过面颊,当抬眼看那密不透风的醉人绿色,当眺望那一望无际的梧桐林的终端,感觉自己好像在穿越时光的隧道,步入了明代(明孝陵)、进入了民国(中山陵)。

南京醉人的绿色还有草坪。上大学之前还没见过草坪,所以到了南京后看到校园内那大片醉人的像绿色的绒毯一样的草坪,便有一种想躺在上面的冲动。好在大学比较自由随性,草坪可坐可卧。因此,在草坪上看书,或约几个好友在草坪上聊天便成了那时经常有的举动。特别是在温暖的春日,太阳暖暖地洒在身上,闻着草坪发出的青草香味,有一种熏人欲醉、昏昏欲睡的感觉。呵,那真是名副其实的“春梦”了。当然,后来发现,草坪最美的当数南京植物园的草坪,那草坪比校园的草坪修剪得更为整齐,远远望去犹如一张羊毛织就的细密的绒毯,更为惹人爱怜。我们几个特爱臭美的女生经常会跑到植物园的草坪上或坐或卧,留下姿态万千的美丽倩影。还有那中山陵音乐台的绿色也是那般醉人,与校园和植物园草坪的不同之处是,前者是平整而块状的,后者是圆型环状的,徜徉其中更让人陶醉,感觉是被包围在一片绿海之中……

红色的南京

不知是家乡鲜有枫叶的身影,还是忙于求学无暇顾及美丽的景色。总之,当大学一年级系里组织我们到栖霞山野炊时,我就被那一片火红深深地陶醉了。那红红得像晚霞,红得像火烧云,红得像燃烧的火,是那样浓烈、那样惊艳地点燃了我们那年轻的心,更何况是一批崇尚文学的青年。于是,栖霞山的那一片红便化成了激情的诗歌、美丽的文字永远地留存在了那个年代。

关于南京红色的记忆,还有那雨花台的日出。永远记得那是大一的元旦,是我们此生离开父母离开家后过的第一个新年,而且由于我们春节都回家过年,所以大家都格外珍惜这个新年,于是就决定我们110室的女生和319室的男生到位于雨花台附近的一吴姓同学家庆祝入学后的第一个新年。他的父母和弟弟很体谅我们这些热血青年,把家让给了我们。我们也不拿自己当外人,从傍晚开始,“煎炸烹炒”地做着各自拿手的美味佳肴,然后就开始为青春万岁,为未来干杯,一直到每个人都熏然欲醉,竟然没有一个人想离开。于是,就有人提议熬个通宵,然后一起去雨花台看日出。大家一齐欢呼起来。于是,我的生命中有了唯一的一个等待看日出的通宵。我想,也只有在那个年代在那个年龄在那个纯美的时刻,才会有这一激情荡漾的举动。我至今清楚地记得那个看日出的清晨。天还没亮,冷风袭袭,寒意阵阵。我们一群人在雨花台公园的清冷中静候着。没过多久,天边便开始晕染成一抹火红,像是演员出场前的锣鼓渲染,我们都屏气凝神等待着太阳出场那激动人心的一刻。终于,在我们的注目与祈盼中,太阳像含羞的少女一样从地平线缓缓露出了她那羞红的脸颊,然后羞羞答答、袅袅娜娜地一点点地向上舒展着她那蔓妙的身姿。当太阳终于升腾而起,便忽然没有了害羞,变得激情四射,火烧似地蔓延了整个天空,把我们也映得变成了红色,与天空浑然一体。 目睹着摄人心魄的日出,我们手拉着手,欢呼起来,为已经嵌入我们生命中的日出,为那日出一样激情四射的青春。 
       

白色的南京

很庆幸当初大学选择的是中文系,所以才会在人生最美的岁月里、用纯美的心境踏遍六朝古都、赏尽风花雪月。那次清凉山赏月是在大四的时候,是最后一次集体赏月,因为即将面临各奔东西,所以那次赏月未免有一点悲凉的味道。虽然也备了各种吃食,但是大家却一改往日聚会的喧闹,沉静地看着那一轮皓月当空。清楚地记得那晚月光如水,我们都如那月光一般沉静,虽然前途一片光明——毕业包分配、工作包单位、结婚包住房,但内心仍然不明所以地有点凄然,我想那就叫做“为赋新词强说愁”吧。后来的二十多年忙于工作忙于生育忙于教养忙于打拼,月色在我的记忆里似乎再也没有如那晚那般沉静、那般空明、那般安然和那般的了无牵挂了。

玫色的南京

我是八十年代后期的女大学生。很庆幸在那个公平竞争的年代依靠自己的努力考入了梦寐以求的大学,很庆幸在那个推崇纯文学、具有浓厚文学氛围的年代选学了中文系,很庆幸在那个琼瑶三毛席慕容宣扬的纯美爱情大行其道的时候产生了没有丝毫杂质的纯洁的爱情,很庆幸在国家包办就业毫无前途之忧的年代度过了我的四年大学生活,很庆幸在那个虽已搭上改革开放的快车但还不是一切向钱看的年代树立了我一生的价值观……在那个干净的年代,纯美的年代,向上的年代,我也像同期的女大学生一样,没有任何后顾之忧地尽情地编织着属于自己的玫瑰色的梦想,使我在当今世事险恶、道德沦丧、人心不估的恶劣环境中仍能保持内心的一方净土。

 ……   ……     ……   ……

当然,我记忆中的南京还有很多色彩。她们在我那宛如一张白纸的生命里或轻描淡写或浓墨重彩地描绘着、铺陈着,渲染着,使我的人生因此而变得丰富厚重,绚丽多彩!

 

  评论这张
 
阅读(361)| 评论(7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