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杰然不同的博客

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舒云卷

 
 
 

日志

 
 

[原创]苦夏(八)  

2009-05-04 15:47:09|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故事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天气由微暖转向酷热好象只是一刹那的事,当香气袭人的茉莉花蓦然盛开,当海边涌动起如织的人潮,当知了开始百无聊赖地低吟浅唱……小雨知道夏天又来了。奇怪,人类的生老病死,每天都有不同的变化,而春夏秋冬,一年四季却永远这样固定的、毫无间断的转移过去。一天又一天,一月又一月,一年又一年……

  当令人忧烦的夏天再次光临时,小雨已经毕业一年了。她以优异的成绩成为韩国S公司派驻W市的业务代表。这是时的小雨已经剪掉了她那标志性的飘飘长发,取而代之的是一头干练、利落的齐肩削发,合身的职业装恰到好处地诠释了女人的亮丽、妩媚和职业女性的成熟、干练。这时的她已经脱胎换骨,完全蜕变成了一个能干的事业女性。

 这天是个阳光灿烂的日子,天蓝得发亮,云白得耀眼,树绿得醉人,花美得眩目。这样的好天气格外带动了小雨的好心情。她几乎是哼着小曲走进办公室的。

  一推门,蓦地看见两个警察坐在她的办公室里,不仅有点愕然。看到她推门进来,两个警察马上站了起来,一脸的神色凝重。其中一个年长一点的警察问:“你是小雨吗?”

  小雨一脸狐疑:“是的,请问你们找我有什么事?”

  年长的警察解释说:“是这样的,我们是大历单位的,今天来找你是受组织的委托,有些关于大历的情况你必须知道,因为你是大历的妻子。”

 “大历?”小雨觉得这个名字好遥远、好陌生,要不是警察提醒,小雨几乎已经忘了由于找不到大历而无法离婚的现实。对了,自己现在还是大历的妻子。

 还有什么,小雨好象听不懂:“等等,你说你们是大历单位的领导?”

 “你坐下来,听我们慢慢给你讲。”年轻一点的警察反客为主地给小雨倒了一杯茶,把她引到沙发上坐了下来。

  年长的警察劝慰地说:“你不要怪大历,因为这是我们的工作纪律。”他似乎陷在遥远的深思里:“大历是否告诉过你他这辈子最大的梦想是当一名警察?”

  “是的,可惜他因为几分之差没有考上警察学院。”小雨也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之中。

“但是,由于他有精通朝(韩)语的一技之长,在我们为了侦破一起跨国特大贩毒案件招聘韩语翻译时,他加入了我们的警察队伍。虽然他不是正式警察,但他却忠实地履行着警察的职责,而且相当出色。”

  小雨感到一阵眩惑:“什么时候的事?”

 “大概五年前吧。”

  小雨掐着手指算了算,是他们结婚登记的前一年。她更迷惑了:“可是,这么大的事,大历为什么没告诉我呢?”

  年长的警察又重复了一遍:“这是工作需要。当时,我们正在侦办一起跨国特大贩毒案,大历加入我们的队伍后成为这个专案组的重要成员,对于我们的工作性质、工作内容必须严格保密,即使是对自己最亲近的人。”

  见小雨只是愣愣的似乎没有什么反应,年长的警察又接着说:“这起跨国境特大贩毒案是我们经营了好长时间的一起案子,当我们得知与大历热恋的女朋友恰巧就在韩国打工时,我们当时就决定通过国际刑警组织,让大历以探亲的名义赴韩国侦察。但是我们没想到的是你最终竟然考入了S大,而且与大历进行结婚登记成了合法夫妻。于是,我们断然决定让大历以陪读的身份与你一起赴韩国,并利用你们合法夫妻的身份作掩护,寻找韩国的毒品窝点,一举抓获大毒枭——‘大姐’。”

  “‘大姐’?”小雨的疑问更深了。

  “对,这个‘大姐’就是你所知道的惠子。这是个年纪很轻却资历很深且心狠手辣的大毒枭。要想取得证据攻克这起大案,必须取得她的信任,所以大历在关键的时候离开了你。”

  小雨感到一阵晕眩,当初大历突然离开所带给她的痛苦又浮上了心头:“就为了这样一个案子,他就离开了我?”

  年轻的警察急着插嘴说:“你可别小看这个案子,这起案件是上世纪末本世纪初最大的一起毒品案件,破获这起案件,我们就可以切断北朝鲜——丹东——威海——韩国这条专业的贩毒链条,肃清我国东部地区的毒品市场。”

  小雨还是不明白:“就算是这样,可是也不用离开我呀!”

  年长的警察说:“大历当时的处境十分危险,而且那些人老谋深算、心狠手辣,一遇风吹草动就会大开杀戒,大历担心会连累到你,所以才不得以从人间蒸发,假装与你断得一干二净,以取得他们的信任。”

  小雨渐渐清醒过来:“那么,你们破案了吗?”

  年长的警察点点头,神色肃然,丝毫没有破获大案的兴奋与欣喜。

  小雨变得有点焦灼:“那么大历呢?为什么到现在还不出现?”

  年轻的警察走到小雨面前,打开了公文包,从里面拿出了小雨和大历的合影、结婚证、大历的身份证、银行卡……最后是一枚奖章放在了这些东西的上面。

  小雨的心一凛:“这些是什么?你们给我这些干什么?快让大历出来。”

  年长的抚摸着小雨的肩头:“对不起,我们不能完璧归赵了,大历他,”警察有点犹豫,稍停片刻还是断然地说:“大历他在最后一次执行任务的时候牺牲了。”

  “牺牲?什么牺牲?”小雨象挨了一棍,她踉跄后退,用手紧握桌边,睁大双眼,似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你们胡说,你们是想让他有一个名正言顺的失踪借口是不是?”

  “是真的,”年轻的警察极力地劝慰着:“这里还有大历的烈士证书。”

  小雨感到手心冰冷,全身的血液都在凝结。心绞扭了起来,五脏六腑都绞成了一团。她深吸了一口气,用颤抖的双手接过证书,那红色的字体深深地刺痛了小雨的双眼,使她的眼前变得鲜红一片。

  年长的警察轻轻地拍了拍小雨:“你一定要节哀顺便,即使大历不牺牲也可能回不到你身边了……”说到这里年长的警察有些迟疑。

  还没有从悲痛中回过神的小雨听到这话不亚于又一个睛空霹雳:“什么意思?为什么再不能回到我身边了?”

  年长的警察仿佛下了很大决心似地说:“本来大历要求我们一定要保守秘密,尤其对你。但是,我觉得有必要让你知道真相,”他深吸了一口烟,艰难地说:“那时我们的侦察进入了关键时刻,‘大姐’他们为了让大历死心踏地地为他们卖命,竟然给大历下毒,让大历染上了毒瘾。但是他仍然以坚强的意志克服着毒瘾的折磨,最后终于出色地完成了任务。”

  “染上了毒瘾?”小雨的心底产生了强烈的震动和痉挛,她满怀痛楚,摇晃了一下,似乎有点站不住。

  年长的警察没理会她,似乎想赶快把这件事说完:“他深知毒品对于一个人的危害,所以他不想你带来任何麻烦,也不想由此毁灭他在你心目中的美好形象,所以我认为即使他还活着,也未必能回到你的身边了。”

  小雨仍然不敢相信这一切,她努力地思考着,想理清头绪:是的,大历的离开曾经动摇了她对人生的一种基本看法,摧残了她的自信,使她觉得她与大历这段婚姻的甜蜜远远没有痛楚多。但现在她还来不及从这份痛楚里苏醒,一个个她所未曾知道的打击又当头落下:大历加入了警察队伍,为了破案赴韩国,为了破案离开她,为了破案牺牲了性命,他和大历将永远阴阳两隔……还有,还有小雨最不想听到的是大历竟然染上了毒瘾,而她的大历却是那么的阳光灿烂、那么的富有朝气!小雨呆站在那儿,感到脑中有根弦在越拉越紧,越拉越紧,终于断裂了!她感到一阵眩晕,一声不响地往后仰倒。年轻的警察想伸手拦住她,但是晚了一步,她倒在地上,带翻了小茶机,几上的杯子花瓶一起翻落在地下,发出好大一阵声响。她躺在那儿,面如白纸,了无生气。

  两警察手忙脚乱地给小雨上冷敷,这样的情形也在他们的意料之中,毕竟她是那么年轻,毕竟她与大历有着那么刻骨铭心的爱情,毕竟她与大历的永别是以这种形式。

  小雨呻吟了一声,痛苦地睁开眼睛,恍恍惚惚地看着眼前的两个警察,大颗大颗的泪珠开始从她眼角中滑落下来。她努力地回忆着,以前的种种象断了的链条一样重又串联了起来:大历打工时他接二连三地请假,是为了案子;他结交朋友胡吃海喝神侃,是为了案子;他经常泡酒吧,是为了案子;还有他违背自己、故意找茬儿,是为了案子;最后莫明其妙却又以毅然决然地离开她,也是为了案子……此刻,小雨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什么,脑子里只剩下一个名字,一个刻骨铭心、时刻不忘的名字。那名字在烧灼着她,震撼着她,许久,她用尽浑身力量,终于撕心裂肺地喊出了那个一直哽在她喉头的名字:“大历——”

  当秋风吹得落叶满地的时候,小雨已经从大历的阴影中走了出来。人常常活了一辈子都没有成熟,而会在短时间内成熟了。这时候的小雨忽然觉得有一份说不出来的平静,心底充塞着的是有点苦涩、酸楚却又充实、恬然的情绪,所有困扰着她的那些问题和烦恼都一扫而空了。她迎着秋风,深吸着那纯净、清新、怡人的空气,将苦涩的夏天抛至脑后,专心地享受着收获的秋天,充满信心地迎接接踵而来的冬天和生机盎然的春天。她相信,当又一个夏天来临时,她已经有充足的信心和足够的能力来迎接任何苦夏的考验了!(全文完)

 

后记:《苦夏》到今天为止,全部连载完毕。感谢大家耐心地听我讲述这个故事,并给予鼓励与支持。也希望大家一如既往地多提宝贵意见。

  评论这张
 
阅读(408)| 评论(6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