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杰然不同的博客

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舒云卷

 
 
 

日志

 
 

[原创]沦陷  

2009-05-31 10:43:53|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魏平驾驶着警车行驶在午夜的马路上,象一只猎犬一样警惕地观察着周围的动静。对这一片路段,魏平是再熟悉不过了。他们中队专门负责这一区域的巡逻,白天步巡,夜晚车巡,因此,对周围的场景甚至对这一路段的每一片树叶都了然于胸。此刻,白天人声鼎沸的马路已经沉睡,热闹非凡的沿街店铺也已紧闭双眼进入了梦乡,但魏平没有丝毫放松警惕,仍旧瞪大了双眼,不断地巡视着。

 已经过了十二点了,倦意阵阵袭来。魏平拿眼角瞥了一眼坐在副驾驶的中队长常海,对他今晚一反常态地沉默不语感到奇怪。他转了一下头,只见他双手抱胸,若有所思地望着前方。

 “有什么事吗?”魏平关切地问。

 “没什么。”常海懒懒地回答。唉,怎么会没什么呢?对于一家只有一个孩儿的中国家庭来说,孩子的事就是天大的事。而他的儿子又偏偏不争气,经常会爆出各种怪异的行为被学校通报,令视荣誉为天的他常常有天塌下来的感觉。这不,今天儿子又逃课上网吧,被学校通报。上班前,妻子一副哭腔地给他打电话:“今天晚上能不能调个班,不能就这么下去了,得好好商量个对策,与儿子好好谈谈了。”常海拿着电话迟疑着,不知该怎么回答妻子。最近飞车抢夺案件十分突出,市民反映强烈。为此,市公安局开展了为期一个月的打击“双抢(抢劫、抢夺)”专项行动,他们几个巡逻中队白天晚上连轴转,每个人都筋疲力尽了,难道要因为自己的事情而让别人连续加班吗?但是常海不愿解释这么多,只在电话里简单地回答了一句:“不行,以后再说吧。”妻子不满地挂掉了电话,对于儿子的不争气和丈夫的疏于管理感到十分的无望。

 常海怎么能不知道妻子的感受呢,但是他的确是身不由已啊。想到这里,他叹了口气。

 魏平又看了他一眼:“真的有什么事吧?”

 常海刚要回答,便听到一阵呼啸,一辆摩托车风驰电掣般地掠过,一骑绝尘,转眼便消失在他们的视野里。还没等他们回过神来,便听到前方一个女子凄怆地惨叫:“救命啊……”

 不好,有情况!魏平加大油门向前冲去,一会儿便发现一个女子躺倒在地,头上、胳膊上血流不止。

 女子忍住疼痛,不住地喊:“快去追……我的钱呐……”

 常海看着女人不断流血的头和胳膊,再看看早无踪影的摩托车,果断地说:“去医院”。路上,常海用对讲机向“110”指挥中心简要汇报了情况,请求各沿线治安卡点协查飞车抢夺嫌疑人。

 女人从路上一直唠叨到医院,一边哭一边说,真是屋漏便逢连阴雨啊,我东凑西凑好不容易把闺女的学费凑足,打算明天一早给她汇去,可是现在却被抢了去,我真是活不了了啊。警察同志,你们可一定要把我的钱给追回来啊,否则会出人命的啊……

 那个女人的哭喊声一直回响在常海的耳边,使他本来就烦闷抑郁的心情更加沉重。

 第二天一早大队长便把他叫到了办公室。

 一进办公室,就看见大队长的脸阴得象是能滴下水来。还没能常海坐稳,大队长便发“难”了:“听说是在你们巡区发生的案件?”

  常海低着头应了一声:“是的”。

 “听说是你当班的时候抢夺的?”大队长步步紧逼。

  “是的”,常海无法辩解。

 “听说对方嚣张到在你们眼皮子低下作案?”大队长不让他有丝毫的喘息。

 常海抬眼看了一眼大队长,仍旧说:“是的。”

 大队长有点恼火地说:“看来你今儿除了说‘是的’再也说不出别的了啊!”

 常海顿了一下,又说了一声:“是的”,末了缀了一句“力争在短时间内抓获犯罪嫌疑人。”

 这些日子,常海处在单位和家庭的双重煎熬中,抢夺案件一点头绪也没有,那次案件后抢夺者仿佛从人间蒸发了一样;儿子还是一如既往地玩世不恭、逃课惹事,学校几乎发出了最后通牒。但是无论如何,要首先抓住犯罪嫌疑人,常海坚定地想着。

 这天常海和魏平值的是下午的班。街道上人来人往、熙熙攘攘,音乐声、叫卖声、汽车声使得整个街道象是开了锅。但就在这时,由远及近一辆摩托车尖利的呼啸声传了过来,虽然周围声音嘈杂喧闹,但是已经在常海脑中定格了的声音是那样清晰地震痛了常海的耳膜,没错,就是他!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常海跨上一辆刚刚启动的摩托车,说了声“借用”,便象箭一样射了出去。半天才反应过来的魏平也快速地跟了上去。

 常海不愧是老刑警出身,擒拿格斗、枪法车技样样精通,没追多远,常海便绕到那辆摩托车前,把车一横,挡住了去路。车主一看常海,拔腿就跑,常海紧追不舍。虽然常海当年是警校的长跑冠军,但毕竟年龄不饶人,所以有点体力不支,差距越来越大。眼看这条狡猾的鱼儿又要漏网,常海却忽然看到他一下子扑倒在地。原来是路人看到警察在追赶,估计被追赶的肯定不是什么好鸟,于是一下子将其绊倒在地。

 常海气喘吁吁地一把拽住他,生怕他再跑掉。被抓的人看了常海一眼却象一滩烂泥一样堆在地上,再也没有了要反抗的意思。

 常海从背后掏出手铐一下子铐住了他的双手, 然后用手一拽,扯下了他的头盔。他使劲低着头,整个脸面几乎贴到了胸膛上。常海感觉有点异样,用手使劲托起他的下巴,那仰起的嘴边刚长出细软绒毛的稚气的脸展现在他面前,他象是看到了怪物一样“突”地松开了手,那……那竟然是他亲亲爱爱的儿子!而他的儿子上个月刚刚过了十六周岁生日。常海的心陡地沉入了无底黑洞,感到整个世界都在沦陷……

 

注:《刑法》规定:“已满十六周岁的人犯罪,应当负刑事责任。”

  评论这张
 
阅读(480)| 评论(6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