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杰然不同的博客

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舒云卷

 
 
 

日志

 
 

[原创]长发情结  

2009-05-25 11:05:42|  分类: 随笔札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直对长发情有独钟。此生除了三个特殊的历史时期外,一直是长发飘飘。

 我刚记事时便是扎着两根过肩的辫子,长到十多岁时辫子已经及臀。那时最喜欢把辫子辫到辫梢,再在辫梢上用红色缎带系上两个大蝴蝶结,这样一来,辫子显得又长又俏。尤其是那两个蝴蝶结随着走路的步伐,有韵律地在后面甩来甩去,真象是一对飞舞的红蝴蝶,人也在路人的注目中昂首挺胸地走着,显得格外的骄傲和自豪。但是小学二年级时,为了加入“掖小红”不得不忍痛剪掉了辫子。所谓的“掖小红”,就是那时家喻户晓、闻名一方的“文艺班”。被选进“掖小红”的人不但要长得漂亮,还要能歌善舞,其条件的苛刻不亚于现在的艺校选拔。但上“掖小红”有一个硬性条件,就是要剪掉辫子,梳成统一的“羊角辫”。在辫子和“掖小红”之间反复权衡之后,还是选择了后者。剪辫子之前,先是痛哭了一场,后又到照相馆拍了一张照片作留念,回到家便让妈妈剪掉了辫子。直到现在,那张胸前垂着两根长辫子的照片还静静地躺在我的影集里,只是那两条辫子在保存了几年之后终于下落不明。这是我剪成短发的第一个特殊历史时期。

 第二个时期是上高中时。那时剪短发是学校规范教学秩序的需要。这种初、高中女生的剪发之风一直延续到现在。也一直到现在,我仍旧对学校强迫女生剪短发耿耿于怀。本来都是二八豆蔻的美丽年华,如果梳一个马尾辫,既青春亮丽,又省事省心,但学校偏偏要求剪成不男不女的短发,再穿上那不男不女的肥大校服,再漂亮的一个美少女都会变成丑小鸭。

 第三个阶段是我的大学时期。直到现在我对在这个最浪漫、也最有可能长发飘飘的时期却没能蓄起长发深感遗憾。我们在校期间正是琼瑶、三毛、席慕容等作家书籍畅销的时候,我几乎买遍读遍了她们所有的作品。那时琼瑶小说中的女主人公几乎都是长发中分、清秀飘逸;而三毛自身是一头飘然的长发,有时还会辫成两根长辫子,说不出的柔美雅致;席慕容虽然没有留长发,但是她在一本书里说:再平凡的女子,如果有了一头飘逸的长发,也会变得美丽动人起来。因此,每每看见一个长发如黛的女子在街上婀娜多姿地走过,由衷的羡慕之情便从心底悄悄升起。特别是当长长的头发被风扬起,不经意的用手掠一下,则更显温柔、平添妩媚。就像徐志摩的诗里写的: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总会产生说不出的美丽遐想。但是,由短至长是一个很难熬的过程,特别是中间有一段不长不短、扎起来嫌短、披着嫌乱的尴尬的时期,总是没有耐心等到头发长长,所以这就成为我的一个遗憾 。

 因此,大学从一毕业,我就开始留长发,而且每天折腾头发成了我的一种生活乐趣,有时让长发就那么瀑布一般一泻而下,随风飞扬,人似乎也随着轻舞飞扬起来;有时松松地扎两个麻花辫,再戴上一顶宽沿帽,走在夏日的午后阳光里,惬意轻松;有时在头顶高高地扎个马尾巴辫,辫子也随着走路的节奏左右晃动,整个人充满着年轻的活力;还有时会把一头乌黑的头发,蓬松的在头顶挽个漂亮的发髻,有说不出的高贵雅致、妩媚婉约……还有,研究什么衣服配什么发型,什么发型配什么发饰,每日变幻,乐此不疲,那种“当窗理云鬓,对镜帖花黄”的感觉真的是分外的美妙。

 直到现在还是喜欢长发,即使怀孕、生子、坐月子,也没有剪短发。当然,没剪短发除了自己喜好的因素外,最重要的一点儿是因为儿子喜欢。当初给儿子断奶时,有过来人告诉我,孩子断奶后睡觉时不要让他养成抱娃娃、摸胳膊、揪耳朵等习惯。但是,却没有人告诉我不要让他摸头发,而儿子断奶后偏偏养成了摸头发的习惯,而且一摸就是五、六年。那时我留的是一头长直发,不染不烫,又黑又密,像绸缎一样,顺滑舒爽,直直的垂到腰际,每每绞在指间,便有柔情从心底漫开。给儿子断奶时,一时没了寄托的他一把拽住了我的头发,每次睡觉前都要摸着头发睡。等到把他哄睡了,十个手指上全缠满了头发。有时儿子闹觉,哄不好的时候便把头发甩给他,一摸到头发便会马上安静下来,很快进入梦乡。那时儿子把我的长发叫做是“大头发”。问他为什么喜欢摸头发,他会一边摸着头发,一边陶醉地说,象摸小白兔的毛一样。

 儿子刚上幼儿园时,每天送他上幼儿园成了一件难题。看着哭闹的儿子,有时也想狠心放下就走,无奈他双手拽着头发,象“章鱼”一样紧贴身上,弄得我浑身是汗,束手无策。等到从幼儿园出来,我已变成了那乱发飞舞的“梅超风”。就这样,为了儿子,我七年没进理发店。好在那时流行不修层次的长直发,头发长长了,也只是让老公给剪短一点即可。

 儿子上学以后,为了改变一下风格,便将长发烫成了大波浪。烫发回来后,儿子一看我便愣了,接着小嘴一撇,眼泪便出来了,一会儿便由呜呜咽咽变成了嚎啕大哭,那伤心劲儿就别提了。

 现在儿子已经长得比我高了。跟他提起小时候摸头发的事,只是茫然地笑笑,好象在谈一件跟他无关的事。唉,儿子长大了。虽然儿子早已不再需要“大头发”,但我还是喜欢留长发。

 《孝经》中写道:“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从某种意义上说,长发便是古人潜意识中的一种无法割舍的情结。我当然不会有古人的这种情结和认识,我只是觉得长发是上天赋予女人的特质,能勾勒出女人清新飘逸、宁静含蓄、温柔美丽的线条,所以要尽情地运用,把柔情的长发代表的女人的人性美挥洒到极致,将女人味细细密密的渗透到皮肤、骨髓甚至内心深处,才不负老天赋予我们的美丽资源。

 当岁月流逝,年轮增添,那种对长发的情怀依然不能更改,丝丝缕缕依旧缠绕在心间,触动我的心弦……

  评论这张
 
阅读(509)| 评论(8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