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杰然不同的博客

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舒云卷

 
 
 

日志

 
 

[原创]苦夏(六)  

2009-04-20 09:58:34|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故事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女儿还是按照约定回到了WH市,与大历领取了结婚证。而这一年小雨才二十一岁。

  女儿领结婚证的那个晚上,母亲失落地独自一人来到海边。夜凉如水,寒气袭人。暗夜中,只有那低幽的海浪,在海里徘徊呜咽,一波一波地汹涌着奔到岸边,发出那如泣如诉的声音。想到小雨,想到小雨的结婚,想到小雨今后的人生,小雨妈的眼泪便不可遏制地滚落下来,她隐隐地感觉这段婚姻的无望和女儿将要忍受的痛苦,她眼看着女儿满脸幸福地往火炕里跳,却是那么的无能为力,此刻只有对着大海放声大哭,似乎要将这几年来积聚的郁闷和女儿将来的不幸一起哭掉。

 一个月后,大历随小雨一起回到了韩国,开始了小夫妻二人甜蜜幸福的生活。那些日子是小雨幸福得想飞起来、在梦中都会笑醒的日子。

 小雨作为韩国S大的一名新生,如饥似渴地汲取着知识营养。同时,她又是一个新婚的小妻子,课余时间,她也在如饥似渴地汲取着爱情营养。她感谢老天给她的厚爱,把她梦寐以求的大学、梦寐以求的爱人和梦寐以求的爱情那样完美无缺地呈现给她,让她饱尝甜蜜、尽情享受。有时,对于这扑面而来的幸福,她几乎有点招架不住,经常会自问:“这难道是真的吗?这种幸福真的会长久地属于我吗?”

 小雨每天的时间被上学和打工填得满满的,只有午餐时刻有短暂的空闲。因此,大历经常会带上他亲手做的盒饭在中午休息的时间到学校来看小雨。两个人就在校园的草坪上席地而坐,一边谈一边吃。更多的时候,他们好象并不在乎吃什么,仅是那样互相地看着对方,真实地感觉到对方的存在就已经很满足了。有时他们也会很沉默,整餐饭的时间中,他们两人几乎都不说什么,彼此对视着,会莫名地微笑起来。阳光温柔地披泻下来,轻轻地把两个人笼罩在里面。在那如梦如幻的光芒下,在大历和小雨两人那种甜蜜恍惚的情绪中,一切都象披上了一层梦幻般的轻纱,似乎连空气里都涨满了某种温馨、某种甜蜜。看到这副美丽的画面,校园里的人会驻足或侧目,常常会被这样一种气氛所震慑,被他们那圣洁而美好的感情所感染,为他们之间的那种和谐、幸福和默契而感叹。

 饭后,两个人经常会沿着校园的小径散步。这时,小雨会把胳膊拐进大历的臂弯里或者把手伸进大历的口袋里,让他紧紧握住自己的小手,就这样互相依偎着,一直走啊走。微风轻拂,绿荫浓浓,山石上苍苔点点,树叶上光影朦胧。在这样的林荫深处,人类的心灵中,除了那纯净的美的感受,还能有什么呢。他拥住了她,深深地吻她。那一刻,小雨感到宇宙在旋转,时间在停滞,真想一直这样到天荒地老。

 晚上小雨回家,大历会烧好洗脚水等着她。每次小雨一回家,大历会把她按到沙发上,然后端来洗脚水,轻轻地给她脱去鞋袜,再把脚放入用手试过温度的水中,温柔地洗着。当大历为她做这一切的时候,小雨象被催眠了一样任他摆布,静静地享受着他那体贴细腻的爱,感到有一股温馨的潮水渐渐地淹没了自己。

在忙碌的学习、打工的闲暇片刻,他们会换上休闲服,骑上双人自行车,游边大街小巷,象其他热恋中的少男少女一样,拍大头贴、吃路边摊,在广场上喂鸽子、在江边看夕阳。夜晚,他们常常会牵着手在附近的公园散步、看星星升起。夜色刚刚降临的时候,星星只在那黑暗的天边疏疏落落地挂着几颗。他们俩互相依偎,看着那星星一颗颗地冒出来,越冒越多,直至洒满苍穹,顿时产生一份庄严而感动的情绪。这时,大历会给小雨唱那首她最喜欢听的《仰望星空》:

这一天我开始仰望星空,

发现星并不远,梦不远,

只要你惦起脚尖。

我相信有一双手把我轻轻牵到你的跟前,

我相信有一根线将梦想和现实相连。

这一天我开始仰望星空,

发现星并不远,梦不远,

只要你惦起脚尖。

我相信有一种缘会把所有的偶然都实现,

我相信就是这一天命运开始改变。

我从此不彷徨也不再腼腆,

张开双臂和你一起飞得更高看得远,

寻找那生命中最灿烂的亮点……

  夜色温柔,空气里沁透了潮湿的花香,令人恍惚。常常说着笑着,大历会突然沉默下来,停住脚步,歪着头看着小雨,然后用力揽她入怀,紧紧拥抱,荡气回肠。小雨会用手紧紧地环抱住大历的腰,把头深埋在他的胸前,深刻地感到自己对大历的那份爱像吸足了水分的植物,疯狂地在心底缠绕、膨胀、生长,把整颗心胀裂,每一条缝隙里都充满了无尽的爱。

 大历在到韩国一年多后,在小雨的鼓励和帮助下,也考取了一所大专。小夫妻二人开始了共同的学习、打工的日子。

 就象天下所有的夫妻一样,在一起生活时间长了,必然会发现对方一些不足,或者是彼此不能适应的地方。在小雨和大历的蜜月期过后,这些问题或不足便浮上了水面。小雨有时静下心来想一想,要说大历有什么问题或不足,那实在也不能算是什么问题或不足,因为他毕竟才二十多岁,还是个大男孩,有时贪玩一点是必然的。比如,大历打工时没小雨那么能吃苦,经常因为他接二连三地请假被辞退;再比如他好热闹,到韩国不长时间便结交了一大批朋友,经常在一起胡吃海喝神侃;再比如他喜欢泡酒吧,晚上回家经常喝得醉醺醺的。对于这些她都隐忍了下来。但是随着大历越来越频繁地去酒吧,各种风言风语越来越多,其中传闻最多的便是大历跟一个名叫惠子的风韵妩媚女子过从甚密,这引起了小雨的不安。

 那天,在大历又要去酒吧时,小雨终于忍不住了:“不去好吗?”

 大历不解地看着她。

“今天我有些不舒服,在家陪陪我好吗?”小雨哀求地看着他。

 大历伸手摸了摸小雨的头:“不发烧啊,”他有点犹豫,但只一秒钟他便说:“我今天有要紧事,去去就回。”

 小雨有点不乐意了:“你去酒吧能有什么要紧事?”

 大历一边穿鞋一边回答:“反正是要紧事,你不必知道那么多。”

 小雨终于大声喊了出来:“你的要紧事就是去见那个惠子吧!”

 大历停住刚要迈出的脚步,脊背下意识地挺直了。

 小雨直视着他的背影,心里有千百个声音在那儿轰雷似地呼唤着:“大历,不要去!大历,回来!”

 尽管她心里喊得那么激烈,那么疯狂,她嘴里却一个字也吐不出来。她只是睁大了眼睛,死死地盯着他的背影。但大历没有回转身,而是自顾自地走了出去,门在风的带动下“砰”地一声关上了。

 小雨被那“砰”地一声大大地震动了,仿佛一把重锤敲在了小雨的心上,直锤得心倏地沉了下去。小雨呆呆地看着那道门,眼泪慢慢涌满了眼眶,沿着面颊迅速地坠落。她悲哀地感到自己与大历之间也竖起了一道心门,而这道心门正在逐渐地把她和大历分开。

 然而,这才仅仅是开始。

以后大历不但明正言顺地去酒吧,整天在外面逗留,而且经常会提出一些让小雨觉得不可思议的无理要求,使小雨觉得大历日益陌生起来。

 这天早晨,大历竟然为买不买车的问题与小雨大吵起来。

小雨和大历虽然已经登记近三年了。但是由于整天忙于学业,一直未举行婚礼。而家乡的习俗似乎是举办了婚礼、昭告了亲朋好友,才算是结了婚。因此,为了给亲朋好友一个交待,小雨父母与大历父母商量好在夏天放暑假的时候给他们把婚礼补办一下。于是,这天早上大历对小雨说“我们买辆车吧,婚礼时用。”

小雨说:“不用,我父母已经联系好了结婚用的车辆。”

大历坚持说:“还是有一辆自己的车比较好,这样无论到你家还是到我家都比较方便。”

 小雨解释说:“回家我们可以坐飞机、坐火车,没有必要为了回家或为了婚礼当天使用专门买一辆车,那样太奢侈了。”

  小雨见大历没什么反应,又接着说:“一辆车至少要十来万,那几乎是我一年的学费呀。而且我现在为了维持学业和我们两个人的生活已经筋疲力尽了,如果我们用这个钱来买车,那我们的学业怎么办?难道再伸手向父母要吗?”

  小雨的声音极力维持着平静,那平静象海啸前的那股伏流,缓慢而凝重地流动着:“再说我们穷学生供一辆车负担太重了。”

  大历懊恼地说:“我是想等举行完婚礼把这辆车送给我爸妈,你爸妈已经有车了,可我爸妈到现在还没有一辆车。”

小雨一下子愣住了,对大历的这个想法感到有点手足无措,甚至觉得不可理喻。但她仍然不甘心地说:“可是,以我们现在的经济状况我们还没有能力给爸妈买车呀。”

 大历不吭声了。但在一瞬间小雨注意到他脸上有种懊恼的痛楚,那痛楚似乎在他的身体里燃烧,似乎要把他烧成灰烬。这陌生而痛楚的表情立刻把她给打倒了。她不明所以,也无暇细想,因为再不走就要迟到了,便拎起手包就往外走。刚走到门口,就听到大历在后面大喊了一声:“要不就不举行婚礼了吧。”

小雨没有回头,也不敢回头。因为她心中积蓄了太多的愤懑与不平,她怕一回头就会爆发出来,会爆发得一发而不可收拾。她快速地换好鞋,逃也似地跑出了家门。

看来,只有等晚上回去,等大历心平气和了再和他好好谈一下吧。

但是,小雨做梦也没想到,她和大历之间的这次争吵会是她今生中与大历的最后对话。从小雨离开家门的那一刻起,今生今世她会再也见不到大历。(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408)| 评论(7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