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杰然不同的博客

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舒云卷

 
 
 

日志

 
 

[原创]苦夏(一)  

2009-03-02 14:13:43|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故事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韩国首尔。盛夏。晚12时。

推开餐馆的门,一股热浪迎面袭来。在冷气房里毛孔紧闭、光滑舒爽的皮肤,此刻象进了桑拿房一样,一下子被蒸得毛孔大开,汗水也马上恣意地渗了出来。小雨疲惫地搽了搽鼻尖上的汗水,招手打了一辆的士。照例,小雨在到达公寓之前会通常会小睡一会儿。因为她每天都处于体力极度透支的超负荷运转中:早上五点钟起床,做好两人的早餐,然后马不停蹄地赶往学校。下午四点半放学以后,又马不停蹄地赶往打工的餐馆,然后一直工作到晚上十二时,等到收拾完毕再打的赶回家时已经快一点了。睡不到五个小时的觉,便又要周而复始地开始打拼、忙碌的一天。一年365天,几乎天天如此,也必须天天如此。因为每年十几万的学费、生活费都必须靠她如此的拼搏、付出才能挣出来。为了学业,为了对她满怀希望的双亲,当然也为了她的大历,她必须咬紧牙关,再累再苦再难也要挺住。好在还有一年她就可以毕业了。

 出租车在马路上疾驰,整个城市已经进入了梦乡,白天熙熙攘攘的马路变得空旷起来,都市点点的霓彩从车窗外一闪而过。小雨既无睡意,也无心欣赏窗外的夜景,脑海里反复回响着大历早上扔给她的一句话:“要不就不举行婚礼吧!”今天一天,每每耳边响起这句话,小雨的心便会陡地一沉。再加上艾丽不断地在她耳边吹风:“最近老看见大历和一个风韵妩媚的女子出现在酒吧”,使她的心愈发不安。不能再象以前那样回家倒头就睡了,一定要好好地和大历谈一谈。她从来没有一次象今天这样心神不定地希望快点结束工作,赶回她和大历租住的小屋,原本只有四十多分钟的路程因为她的焦灼而显得特别的漫长。

 终于到了,她把钱扔给司机,不等司机找钱,便飞奔上楼。在黑暗中摸索了半天才找到钥匙,心慌得手不断地发抖,半天才把门打开。推开门,家里一反常态地漆黑一片。以往不管有多晚,即使大历已经睡着,都会把家里的灯大开着等着她。因为大历说家里的灯光能让她觉得家里有人在等着她,会让她感到温暖和幸福。她狐疑地一边换鞋,一边打量着房间,家里还是一如既往地井然有序、一尘不染,这都是大历的功劳。他经常开玩笑地说:“我可能天生就是来为你这个邋遢鬼整理内务的。”客厅没有人。可能大历已经睡了。她蹑手蹑脚地推开卧室的门,没敢开灯,借着客厅的灯光她看到床上没有人。还没有回家吗?他可从来没有这么晚还不回家。她怀着疑问打开了卧室的灯,刚要换衣服,下意识地觉得床头柜上好象少了什么东西,她定睛一看,一直放在床头柜上的她和大历的照片不见了。难道是大历收拾家时把它放起来了?就这样带着疑问,她打开了柜子的门,眼前看到的让她一下子愣在了那里,怎么整个柜子空了半边?等回过神来她发现,大历所有的衣服竟然不翼而飞了。再打开抽屉,大历所有的内衣也一件不剩。天哪,家里是不是遭贼了?小雨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拿起电话报警,但是还没等拔号,她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霹雳,一下子把她“炸”醒了。她突然想到什么似的,迅速打开床头柜的抽屉,放在显眼位置的结婚证,大历的护照、身份证、银行卡皆无踪影,再找,一切与大历有关的东西,哪怕是一张纸,一句话,全都了无痕迹。小雨仍是不甘心,又到客厅、厨房甚至是卫生间展开“地毯式”搜索,希望能发现一点线索,但是一如他打扫房间不留死角的习惯,这次他仿佛把自己给打扫掉了,好象这个房间从来就没住过大历这个人,他在这个家中的一切痕迹都被他打扫得一干二净。小雨闭上眼睛,心跳梗在胸腔里,整个世界瞬间沦陷成一片汪洋。

像是过了几千年那么久,小雨才回过神来。马上拔打大历的手机,手机关机。又打开电脑,终于发现了大历在QQ上留给小雨的一封信,寥寥数语却证实了小雨的猜测,也把小雨彻底打入了地狱:“小雨,原谅我的不辞而别,请别问什么原因……”只看了个开头,小雨的心便紧张得象要跳出喉咙,面颊上的血色倏然消失,白得象一张纸,呼吸急促而不稳定,手心冰冷,全身的血液都在凝结。她紧闭双眼,调整了一下呼吸,继续看下去:“我只想告诉你,与你相识、相知、相爱是我这一辈子最幸福的事,我会铭记一生。请原谅我的离开,也别找我。永远爱你的大历。”刹那间,小雨的心象被锋利的尖刀深刻地划过一般,胸口一阵巨痛。紧接着,泪水如决口之堤,汹涌狂泻,恣意地横流起来。她用一双哆嗦得有点不听使唤的双手在QQ上语无伦次地敲下了这样一段话:“大历,回来吧,回来一切都好商量。我为我的态度向你道歉。你说要买车就买车吧,一切都依你,只求你回来,好吗?难道你忘了吗?再有一个多月我们就要回家举行婚礼了……”平时打字很流利的她,今天却打得十分的艰难,似乎用了好长时间才把这段文字打完。但是打完了却发不过去,再发,显示无法传送,再发,大历的QQ号竟然销掉了。他走得是那么的干净彻底,仿佛人间蒸发一样地不留一点痕迹,可见他想离开小雨的决心。

当小雨清楚地认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心中漫过一阵更加细致而尖锐的痛楚,犹如万千蚂蚁齐齐啃啮,顷刻痛成一片。阵阵的晕眩袭向她,令她站立不稳,一下子瘫坐在了地上。虽然屋里因为没有来得及开空调而闷热异常,但小雨却仿佛掉进了冰窖一样,彻骨的冰冷渐渐的从她的脚底蔓延上来,一直冷到头顶,使她不由自主地双手抱肩,把自己缩成了一团。这难道就是自己亲亲爱爱的人吗?这难道就是发誓与自己白头携老的人吗?以前小雨以为这些事只能发生在小说、电影或电视剧中,但今晚她亲身经历的这戏剧化的一切,仿佛一记闷棍把她打得晕头转向,有一个短暂的瞬间,她不能思想,不能说话,不能移动,大脑一片空白,然后,她倏然惊醒,心底产生了强烈的震动和痉挛,怎么也不能相信这种事能发生在她身上,怎么也不能相信这些年来的相思恩爱顷刻之间化为乌有,怎么也不能相信大历会不给她一点儿解释地抛她而去。小雨越想越觉得委屈,越想越觉得悲愤,渐渐地,一股酸涩灼热的情绪从小雨的胸间慢慢地扩散开来,瞬间弥漫了她的双眼。她急忙用手捂住嘴,努力抑制住那即将冲出口的哭声。但是,那努力压抑着的哽咽,最终还是冲破她的指缝,逐渐变成了断断续续的哭声,紧接着是不可遏制的撕心裂肺般的嚎啕大哭……

这个夏天对小雨来说是个名副其实的苦夏。

 

  评论这张
 
阅读(416)| 评论(6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