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杰然不同的博客

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舒云卷

 
 
 

日志

 
 

[原创]苦夏(三)  

2009-03-16 09:14:29|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故事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十九岁那年的夏天,小雨把大历领回了家。

 在她把大历介绍给父母的那一刻,她从父母的眼神中看到了世界末日。在她纯净单纯的心里,实在是不懂父母为什么有那么多的顾虑。年龄小怎么了,年龄小就不能有爱情了?大历来自东北延吉,东北怎么了,我的爱情跟地域有什么关系?怎么认识的怎么了,都相爱了还在乎怎么认识的?将来怎么了,难道为了将来就不要现在了吗?

 小雨爸在被她连珠炮似的反击后,有点招架不住的感觉。他瞪视着小雨,脸憋得通红。他不知道一向乖巧听话的她在爱情这个问题上反应为什么会这么强烈?爹妈眼里的乖乖女现在变得是如此的叛逆和不可理喻。他越想越有气,几百种怒火在心头燃烧着。他狠狠地盯着小雨,恼怒地说:“真是胡闹!”

 小雨的脊背挺直了,她抗议地喊:“爸爸!”

“你还这么小就谈恋爱,而且从网上找一个不知根不知底的人,而且,而且,而且还是一个东北人……”

“爸爸!”小雨的脸色苍白了,眼睛睁得好大:“我已经十九岁了,我有能力自己选择……”

“你干这个就有能力了,你有能力给我考上大学看看,那才叫真有能力!”

 小雨妈一听丈夫拿小雨的高考做文章,慌忙抓住他的手臂,焦灼地摇撼着,一叠声地喊:“他爸,他爸,有话好好说呀,别发脾气呀!”

 高考落榜成为小雨内心深处永远的痛。现在刚刚痊愈的伤口却被爸爸毫不留情地揭开了疮疤,心头猛地掠过一阵痛楚,脸更苍白了。“爸爸,”小雨的嘴唇抖动着,眼里蓄满了泪,“我知道我没考上大学,对不起您和妈妈。但是您不能为这就剥夺我爱的权力。”

 小雨爸的眉毛可怕地竖立着,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你这样一事无成,连个大学都考不上,你有什么权力来跟我谈爱。”

“原来大学才是我爱情的唯一通行证,原来只要我考上大学就可以想怎么爱就怎么爱,没考上大学就没有爱的权力和选择的自由,原来大学在父母的眼里比女儿还重要,……”小雨被彻底地打击了,她颓然地退到墙角,瑟缩地蹲了下去。

 接下来的日子,形势比她想象得还要严重。她的网络被关闭,电脑设密。当她瞒着父母到网吧上网时,又被父母“禁足”,所有的零用钱给没收。那段时间,她几乎被软禁。有时几天都没有大历的消息,她简直觉得度日如年,整个人窒息得快要疯掉。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现在想来连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从来没出过远门的她不知哪儿来的勇气,只身一人轮船、火车、汽车经过一天一夜的昼车劳顿终于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城市。旅途中的她仿佛一具没有生命的躯体一样不吃不喝不睡,只是不停地流泪,直到在车站看到面目俊朗、依旧嘴角上扬微笑着的大历,霎时觉得寒冷阴郁的世界仿佛被无比耀眼的光芒占据了,小雨那冰冷的身体也在瞬间浸入那无边无际的温暖中,所有的阴冷都被驱逐出体内每一个细胞。车停了,她一头扎到他的怀里,便象漂浮多日的船只回到了港湾一样,心也由在悬在半空一下子回归原位,使她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踏实。

 不过,跟大历回到家中时小雨才发现,她来得确实莽撞和不计后果。这个世界不只他们两人,大历的家里还有父母。但事已至此,已没了退路,只好硬着头皮进了门。

 大历的家在鲜族聚居区,大历从小上的是鲜族学校,所以他能说一口流利的朝(韩)语。大历的父亲自己开了家小公司,母亲是小学教师,已经退休在家。可能是大历说过他们的故事,也可能给他们打过“预防针”,总之,出乎小雨意料的是,他们非常和蔼可亲,没有一句责难的话。但毕竟是在这种尴尬的情况下第一次见面,小雨仍感到隐隐的顾虑和不安。而这时候小雨生理上的一点小麻烦却帮了小雨的大忙,使她在短时间内迅速拉近了与大历妈妈的距离。

晚上睡觉前,小雨不安地敲开了大历父母的房门,把大历的母亲叫了出来。小雨不好意思地嗫嚅道:“伯母,你有没有那个?”

大历妈不解地问:“哪个?”

小雨红着脸声音低得象蚊子:“我来那个了,但是什么也没有准备。”

噢,大历妈恍然大悟,说你等着,便披了一件衣服,深一脚浅一脚地消失在夜幕里,回来的时候把一包东西迅速塞给了小雨。大历从房间出来,看到两个女人在神神秘秘地藏着什么东西,便好奇地问:“你们两个在干什么?”

小雨朝他眨了眨眼:“这是秘密。”

大历又转向了妈妈,妈妈也抿着嘴说:“这是秘密。”

大历摸不着头脑,这两个才刚认识不到几个小时的女人怎么会有了共同的秘密,不过他却很欣慰。

这样的场面让小雨感到温暖而安心。就这样,她几乎是带着微笑进入了梦乡。

由于接连几天的抗争和旅途劳累,小雨睡得太沉了。早晨醒后小雨惊讶地发现,大历妈刚为自己换的崭新的嫩粉床单被自己弄脏了一大块。小雨懊恼地拍着自己的头,唉,真是头猪,怎么会睡得那么死呢?这可怎么办?不行,必须赶在大历妈醒来之前把床单洗干净。于是,她悄悄在从床上扯下床单,蹑手蹑脚地来到院子里,把床单和短裤泡在水里,然后泡上洗衣粉。刚要洗,大历妈一下子喊出来:“闺女,你在干什么?身上来了是不能沾凉水的,否则会落下病的。”

小雨不好意思地说:“阿姨,我不小心把床单弄脏了,所以我必须马上把它洗出来。”

大历妈一把推开她说:“做女人的谁还不弄脏几次床单,没关系,我来洗好了,你就不要沾水了。”说着便伏下身子,开始用力地洗起床单来。

小雨仍旧不放弃:“那我来洗短裤吧。”

大历妈用胳膊拦着她说:“洗条短裤有什么,你就别管了。”

小雨看着大历妈伏身用力搓洗的身影,一时间有点恍惚,多象自己的妈妈呀。在这个遥远的他乡就这样自然而然地想起了妈妈。小雨的鼻子酸酸地,眼泪瞬间溢满眼眶。

这时,大历妈已经洗好了床单和短裤,抖了抖给她看:“怎么样,一点也看不出来了吧?”

小雨几乎冲口而出:“谢谢妈妈!”

小雨走的前一天和大历去了长白山。路上,大历告诉小雨,自己从小就梦想当一名警察,但是他却因为几分儿之差没有考上警校。“不过,我不会放弃我的警察梦的,一有机会,我还是要实现我的警察梦的。”

小雨几乎是崇拜地看着大历,感谢上帝对她的厚爱,几乎把这样一个完美的男孩如此完美地呈现给了她。想到这里,她禁不住把头靠在了大历的肩膀,感到幸福象温暖的潮水一样淹没了自己。大历看着小雨,眼里也充满了柔情蜜意,伸出手紧紧地揽住了她。

现在正值盛夏。山下的长白山深陷在一片怒涛拍岸的绿色林海中,蓊郁浓密的森林,象一道磅礴奔腾的绿潮一样逼人心魄。往山上弯了几弯,眼前豁然一亮,绿黄红相间,层林尽染,就像是走在一幅水彩画中。再走,绿色的丛林慢慢地消失了,往上看,山腰及山顶象是烧焦后的一般。再往上走,长白山日渐荒凉,了无生机,表层长期接受风雨的洗礼,像是千年老树的树皮。从山下往上走,多种自然景观在几小时之内就“一网打尽”了,真是“一山有四季,十里不同天。”抬头向上看,感觉天空离自己特别近,云朵就悬在头顶,似乎一伸手就可以摘到。十几分钟后,他们终于到达了山顶。哇,好一派冬的景象,白雪压山,连绵起伏。虽然是盛夏,但山上的气温的确有些凉,大历拿出提前准备好的外套披在小雨身上,并用手轻轻地揽住了小雨的肩头。又爬过一段石阶路,绕到最高处,俯瞰脚下,一汪碧池便映入眼帘。那醉人的蔚蓝色水面,没有一丝涟漪,让人根本感觉不到这是水,仿佛是谁摘取了一块蓝宝石,镶嵌在这群山的怀抱中,是那样纯净,那样圣洁,那样完美,在四面群山的映衬下,这块蓝宝石显得更加耀眼,更加明亮。据导游介绍,一年中有多半的时间看不见天池,如果能看到就表示你会很幸运。真的是这样吗?小雨不仅有点恍惚,象在做梦一样。我们的爱情真的会很幸运、很顺利吗?接着导游又说,韩国称长白山为白头山,被他们称作是圣地。你们看,那边就是韩国了。白头山?这个名词有一点震动了她。小雨没有继续听导游解说,而是在低头自语,是“白头到老”的意思吗?肯定是,小雨很愿意这样想。这一刻,小雨感慨颇多,不仅见到了昙花一现的天池,而且能与自己心爱的人在这白头山上海誓盟,令她有一种想哭的冲动。她真想与大历象今天这样一直相拥着走过每年的四季。

但是,现在想来,这个“白头”应该不是“白头到老”的“白头”,而是卓文君听到司马相如在京城想纳妾的消息后拟写的表示情断意绝的《白头吟》的“白头”。

 

 

 

 

  评论这张
 
阅读(457)| 评论(5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