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杰然不同的博客

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舒云卷

 
 
 

日志

 
 

[原创]过 年  

2009-01-19 10:59:12|  分类: 心情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过年,是小时候心驰神往,长大了倍感温馨,现在却是颇为无奈的一个节日。

小时候最盼望的是过年。一进腊月门,年味便开始渲染:煮腊八粥、腌腊八蒜、扫屋除尘、置办年货……一直到小年来临,年味也愈来愈浓,一场浩大的的工程就此拉开序幕:蒸馒头,做年糕、炸面鱼、做小菜,备足吃到正月十五的食物。馒头往往要蒸好几锅,年糕也要蒸一宿,小菜也是量大无比:一盆炒茄子干,一盆海带白菜丝,一盆猪蹄冻,一盆鱼子冻。就这样在忙忙碌碌的年味里跨进了年三十的门槛。三十那天,母亲会早早地把我们叫醒,因为这一天的活儿实在是不少:贴对联、供祖先、包饺子、吃团圆饭……母亲分配给我的活儿一般是收拾屋子。我会把家里的每个脚落擦拭干净,各种物品摆放有序,然后拿出母亲结婚时置办的大红和乳白花纹相间的毛毯,铺在炕上,房间霎时变得特别温馨、喜庆,充满了年味。我还会到院子里绽满黄色花蕾的腊梅树上剪下含苞怒放的腊梅,插到每个房间,清香四溢、沁人心脾的腊梅花香顿时充斥了每个角落,也溢满了我的整个心房,使我记忆中的年充满了腊梅香味。大年初一的早晨,我通常是被鞭炮声惊醒的,忙不迭地穿新衣,放鞭炮,吃钱饺子,讨压岁钱。那时最喜欢和最感幸福的是站在黎明前的黑暗里,闭上眼睛,聆听着噼哩啪啦的鞭炮声和邻里互相拜年的喜庆声,深吸着带有火药味的空气,感觉到幸福正一点点地渗透到身体的每个细胞中,整个人也陶醉得晕晕乎乎的,好象长了翅膀要飞起来一样。正月里的年味也很浓,街头会扎起“松门”,挂起灯笼,从初一到十五每天都会有踩高翘、舞狮子、耍龙灯的队伍从街头路过,我也会象其他人那样追着队伍去看,虽然不知看了多少遍。我想,那时我可能并不在意节目有多吸引人,而是喜欢沉浸在那浓浓的仿佛能把人的骨头暖酥的年味里,那种至今想起仍让我无限向往,仍让我感到一种愉悦的幸福的年味。

 长大后仍然很喜欢过年。那时哥哥姐姐们都已成家,平时我们很少见面,但是过年把大家全都聚到了一起。为了让我专心致志地学习,家里给我开放绿灯,免除了我的各种节前劳务。虽然减少了与他们在一起劳作的机会,但是隔着房门只听着他们讲话的声音和愉快的笑声,就会感到过年的喜庆扑面而来,被一种幸福的满足感团团围住。因此,我记忆中的年是温馨而暖洋洋的,空气里氤氲着浓浓的年味,春联红流韵着悠悠的酒香,全家人聚在一起,其乐融融,连饭都不用刻意地去做,因为节前已备好了各种吃食,过年的主要任务就是享受玩乐。所以过年在我心底仿佛根深蒂固地就是一个幸福快乐的节日。等到谈恋爱时,过年则给了我和恋人相聚的幸福时光。我和恋人在两个城市上大学,平时聚少离多。过年时不但能天天见面,而且使情感象酒酿一样,在相聚的日子里一点一点浓起来了。就这样愈来愈浓,浓到化不开时,便步入了婚姻的殿堂。有了儿子以后,年便因为儿子更增添了新的内容、新的祈盼和新的希望。儿子一天天长大,年仿佛进入了又一个轮回,我小时候对年的祈盼和渴望在儿子的身上续演着。但是无论如何变幻,那种全家人团聚一起、其乐融融的美景是永恒的主题。

 但是,近年来过年却成了我十分头疼和颇感无奈的一个节日。儿时有多么盼望过年,现在就有多么害怕过年。一进腊月门我就有点紧张兮兮,婆婆、母亲、老公、儿子、自己的新衣要一一买回,给家人的礼物要一一准备,回家带的东西要一一置办,亲戚朋友领导同事的关系要一一处理。还有,回家过年的感觉也有点紧张兮兮。婆家、妈家和威海正好是一个“三角形”,所以过年仅有的六天假(除去一天值班)我们要跑“两家三地”。过年的团聚对我也仅仅是一个奢望。老公由于职责所在,每年年三十都要到基层看望值班人员,所以九年来的除夕老公都未能与我们一起度过。等到第十年老公终于可以回家过年三十时,母亲却患了脑血栓,整个春节期间我因在老家照顾母亲而没能与老公孩子团聚。那年三十的晚上,母亲七点钟就早早睡去,只剩我一个人百无聊赖地看着春节联欢晚会。那个除夕夜,奏响的杯盘音乐不属于我,殷殷的亲情欢聚不属于我,一年积聚的酒香不属于我,喜庆的鞭炮声不属于我,室内室外演绎的人生幸福的风景也不属于我,属于我的只有孤独凄冷和一声声长叹,过年的喜庆和快乐似乎离我好远好远。去年我们全家人总算团聚在了一起,这也是十一年来我们全家人一起过的唯一一个团圆的春节。今年由于母亲身体的原因,我们又面临着春节分开过的问题。前两天三姐来电话,絮絮叨叨地说母亲身体如何不好,前年脑血栓时她和姐夫是如何如何地付出……我打断她说,你放心,今年过年我会回家伺候母亲的。虽然对于分开过年心里很不是滋味,但是一旦做出这个决定,竟然如释重负,毕竟自己可以在这个一年中最重要的节日里照顾母亲,让母亲欢喜,替哥姐分忧,让他们都能过一个团圆轻松的节日。想到这里,心里竟然还感到一丝“牺牲我一个幸福全家人”的欣慰。

 据说“年”是只怪兽。但孩子们是不怕的。因为他们有烟花爆竹,更有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勇气可以抗击这只可怕的怪兽。前者我可以拥有,但早已没有了那种兴致;后者也早已丧失了,所以我是怕“年”这只怪兽的。

 但无论害怕还是喜欢,谁都无法抗拒它的到来。此刻也只有在心中对家人、朋友和自己说:过年好!

 

  评论这张
 
阅读(503)| 评论(7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