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杰然不同的博客

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舒云卷

 
 
 

日志

 
 

[原创]追忆父亲  

2009-01-12 10:40:12|  分类: 我的父亲母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父亲离去已有八个年头了,但他还是会经常出现在我的梦里,音容笑貌一如昨天一样地清晰。

 我从小就是父亲的掌上明珠。父亲共有五个孩子,第二个是儿子。想再要一个儿子的父母一口气又生了三个孩子,却都是女儿。所以当我一出生时,奶奶就说,又是个多余的丫头,就起名叫“多”吧,可是父亲不同意,说越是多余越吃香,就叫“香”吧。除了乳名,我的学名也与“众”不同。三个姐姐的名子都是“*波”,唯独我与哥哥一样“*业”、“*杰”的是个纯爷们的名子。少小不懂事的我很讨厌这个没有一点女孩气息的名子,因此,上学第一天,当老师问我叫什么名子的时候,我想到姐姐们都是“*波”,便一本正经地说我叫“香波”。老师笑了,说你原来报名的那个名子多有意义呀。幸亏有老师的坚持,否则我就成了八十年代每人头上的“洗发水”了。

 我小时候是个“美人胚子”。因此,父亲走亲访友都要带着我,每当有人夸我漂亮时,父亲就美得不行。父亲在家请客,哥哥姐姐们都不许上桌,只有我这个小丫头片子可以与长辈们平起平坐。席间父亲还经常用筷子沾上老烧酒往我的嘴里塞,每当看到我被辣得龇牙裂嘴地直伸舌头时,父亲就会爽朗地大笑。父亲不知道,他从小就培养我的酒量,可直到现在我的酒量还是没有大的长进。

父亲的厨艺是一流的。普通的萝卜白菜他都能做得色香味俱全,别有一番风味。父亲当时在离家三十里的地方工作,那时的交通工具只有自行车,因此,父亲每周只能回家一两次。每次父亲回家,我仿佛在一里地以外就能闻到特殊的饭菜香味,撒丫子就往家跑。当年母亲自己又要工作,又要照顾我们姊妹几个,饭菜经常是清水煮白菜,吃得我直冒酸水。因此,父亲一回来,我们就像是过大年。同样是大白菜,父亲却能变着花样地做出与众不同的风味来。逢年过节,那更是父亲的厨艺大显身手的时候,开始是我们全家七个人,到最后增加到十七人,父亲往往一做就是一二十个菜,而他自己也不上桌,看着我们说好吃就得意非凡,然后买关子一样地让我们猜是怎么做的。婚后,我曾请教父亲的菜怎么会有一种特别的味道,父亲于是教了我几个特别简单易学的“绝招”,果真,做出来的味的确是与众不同。去年,侄子吃过我做得菜后评价,像是爷爷的味。仅这一句话就是对我厨艺的莫大肯定和最高褒奖。

我是父亲一生的骄傲。三个姐姐和哥哥都是文化大革命的牺牲品,两个十七岁就进了工厂,两个初中毕业后上山下乡。唯独我,不但考入了名牌大学,而且高考作文还刊登在省报上。得知消息的那天晚上,酒量很好的父亲喝醉了,拿着作文看了又看,得意地对母亲说,你看,我给她起的名字不错吧,是个杰出的人才吧。上大学时,父亲无论如何都要送我。背着被褥洗漱用品等沉重的行李,经过两天两夜的舟车劳顿才到达。到达后父亲没喝一口水,没吃一口饭,就帮我操办住宿等事宜。细心的父亲没有落掉一个细节,即使是宿舍的窗帘都是父亲亲自去卖回来的。直到现在,这个白底粉色艺术线条的窗帘仍静静地躺在我的柜子里。帮我把一切安排妥当后,父亲走了。看着父亲的背影,第一次觉得父亲老了。在我模糊的视线里,渐渐地父亲越走越远。

父亲的一辈子是辛苦操劳的一辈子。那个年月的人是一路吃着苦走过来的,所以吃苦对于他们来讲是家常便饭。但是退休后本可以饴养天年的父亲却还一直在辛苦操劳,几乎没有彻底地休息过。我们家的院子很大,为了能改善一下居住环境,父亲买掉了一半院子,建造了一处新房子。由于新建的房子是“南屋”,因此,在过了两年后,父亲又着手建造“北屋”。有句俗话叫做“盖一所房子扒一层皮”,父亲在退休后不长的时间内就“扒了两层皮”,我想可能就从那时父亲就开始损耗自己的身体了。似乎好不容易地完成了人生的一大心愿,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可是母亲却患了脑血栓,脑血栓好了以后,又患上了骨股头坏死,自此父亲开始了伺候母亲的漫长旅程直至生命的终结。

 父亲离开人世我未能在身边成为我一生的痛。父亲从发病到去逝只有三个月,如果不是强打精神伺候母亲,可能病还会发现得早一些。父亲一开始被诊断为重度贫血,再诊断为再生障碍性贫血,最后定性为白血病。父亲住院时,我利用十一假期和双休日回去伺候他,病床上的父亲,形容枯槁,日渐落寞。我眼看着生命一点一点地从他的身体里抽走,却束手无策,心中充满了痛楚和无奈,甚至至今想起心中仍是揪心的痛。我们所能做的只是不断地给他输血、用药物来减轻病痛对他的折磨。虽然对那一天的到来早有心理准备,甚至把公婆叫来照顾孩子,手头的工作也在抓紧处理,但是没想到那一天到来时我还是没有赶上。我清楚地记得父亲走的时候是个星期二的早晨四点半。其实,我早已打算好双休日就回家的,但是,由于手头有一个领导讲话没有完稿,所以我加班加点、昼夜兼程,终于在星期一下班以前交稿并通过后,正式地对单位和家人说父亲快不行了,想星期二一大早就赶回家。可是,没想到,早晨四点半家里的电话骤然响起,把我一下子从床上惊起,心也一下子沉入了无底洞,果然,电话那边是哥哥低沉的声音,父亲走了,你们回来吧。电话已经挂掉,我却仍木然地放在耳边,眼泪滂沱地在脸上横流。这时,老公和公婆已经起来,看到我的表情他们一下子就明白了。于是婆婆马上到厨房做饭,老公动手收拾行李,我却仍然大脑一片空白地一动未动。

那次从威海到老家的路走得从来没有如此艰难。弥漫的大雾能见度不足五米,连路边的“马路牙子”都看不见,我们只好以十迈左右的速度象蜗牛一样地“挪”。那重雾迷漫的艰难行进、那失去亲人的悲痛欲绝足以让我铭记一生。终于艰难地回到家里,跟头踉跄地推开家门,一眼便看到父亲躺在中厅。一下子扑在父亲身上,说爸我来晚了,便不可扼制地嚎啕大哭起来,几个姐姐被我哭得也泣不成声,一家人哭成一片。忍不住摸一摸父亲的手,似乎余温尚在,脸色也很柔和,象是睡着了一样。就那样傻傻地看着,仿佛父亲一觉醒来就能坐起来一样。守了父亲三天,眼泪流了三天。直到父亲化成一缕青烟,送入天国,我还是不能相信父亲已经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又是一年春来到,每逢佳节倍思亲。父亲,您在天国过得可好?您在世时我为您做得少之又少,现在也只能用我软弱无力的文字来纪念您。

安息吧!父亲的在天之灵。希望您在天国快乐无忧!

  评论这张
 
阅读(339)| 评论(4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