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杰然不同的博客

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舒云卷

 
 
 

日志

 
 

[原创]文 缘  

2008-06-25 08:48:00|  分类: 随笔札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这一辈子,许多时候不能主宰自己的命运。换言之,小时候的理想与长大时的职业大相径庭。少年时曾梦想当科学家、高中时梦想当翻译的我做梦也没想到与文字打了一辈子的交道,而且打得有声有色,有名有姓,有成有绩。

上中学那会儿,仗着耍点小聪明,作文经常让老师当成范文在班上宣读,有时还拿到级部去宣读,最辉煌的战绩是包揽了一个学期的范文。虽然如此,我对中文仍然不怎么感兴趣。那时,我的英语学得特别好,总幻想着有朝一日能上外国语学院,出国深造,然后当个翻译,最好是领袖身边的那种。但是,我的这个梦想被我们的陈教导主任给打破了。不知为什么直到现在我一想起陈主任就会想到“汉奸”二字,不仅是因为他长得象:个子瘦瘦的,留着分头,戴一付圆圆的“玻璃瓶底”似的眼镜,牙齿“地包天”,天生给人一副恶狠狠的模样;最重要的原因是他扼杀了我的梦想:进外国语学院,将来当翻译。他的理由很简单,进了外国语学院的人都容易变坏,整天穿着喇叭裤,拎着录音机,不求上进。由于那会儿是先报志愿后考大学,加之我是一个不谙世事的文弱女孩,家里从来没出一个大学生的父母也什么都不懂,所以只好听从了陈主任的建议。外国语学院是去不成了,那就退而求其次报中文专业吧。没想到老天还真长眼,高考的时候居然让我拿了一个满分作文,而且还一字未改地登在了山东省报《大众日报》上,不但仅此一篇,还加了编者按,无非是分析作文的立意、布局、主题、语言等是如何如何好。这件事也着实让老师、同学和亲人们惊喜了一番,甚至有点奔走相告的味道,我也有幸与这篇文章一起被载入校史。

有了这篇文章垫底,我的底气更足了,心想,我这一到了中文系,怎么还不得是个“尖子生”。但是好事多磨,我日思夜盼的大学录取通知书上竟赫然写着“南京大学历史系。”我一下子蒙了,怎么变成了历史系?如果再让我学个考古专业什么的,那我不得一辈子跟死人骨头打交道?不行,这次我一定得主宰自己的命运。开学的头一天,我没到宿舍,没放行李,更没到历史系报道,我所做的第一件是就是直闯中文系办公室,到了以后,抓住一位老师二话不说就把我那刊登在《大众日报》上的救命文章给拿了出来,直截了当地告诉老师:我要上中文系。现在想想还真是要感谢那位老师,不知是可怜我离家千里、孤苦无依,还是不忍扼杀一个文学新星,总之他落实了“首问负责制”,一上午的时间终于将我的命运给逆转了过来。

 

我们这一代人是深受琼瑶小说毒害的一代,是为了爱情可以不顾一切、牺牲一切、献出一切的一代。这不,为了爱情,我放弃了在省直大机关就职的机会,跟随爱人(当时是男友)来到了一个县级市。当时的心情是很复杂的,一方面,我在品尝着与情人朝夕相处的甜蜜,另一方面又感受着与同学巨大落差的失落。那段时间,我近乎疯狂地耕耘在“格子间”,就是想弥补这巨大的落差,想证明自己的实力。当然,战果也接踵而来:我毕业仅一个多月就在全市科技与经济发展研讨会上获论文二等奖,并在大会上进行了论文宣读。当时宣读论文的不仅是清一色的男人,而且有头发花白的老者。当我信心笃定地走向出席台,全场一片鸦雀无声,大家用惊奇、惊讶甚至惊叹的目光注视着我这个二十多岁的“黄毛丫头”大气、镇定、字正腔圆地宣读着自己的论文。我毕业后的两年是我收获颇丰的两年,这两年,我的多篇调研报告被专供市委常委们传阅的内部刊物转载,许多进入领导决策;多篇通讯被一些国家级的重要报刊杂志刊发,有的还被国家级的报刊在头版头条刊发;多篇情况反映被新华社内参转载,在市政府掀起轩然大波;多篇信息在省市系统内部独占鳌头,许多人误以为我是四五十岁的男士;多次被省市政府或上级业务主管部门抽调撰写文字材料,要不是因为我怀孕生子,第二年我就被市委办公室调了去。即使是这样,休完产假后仅三个多月、还在给孩子喂奶的我就被正式地调到了市委办公室,成为该市历史上第一位,到目前也是仅此一位的文字女秘书,专门负责给市委书记、副书记写材料。

也许是因为我当初为了爱人放弃在大城市发展的机会,心存愧疚的他在自身努力拼搏的同时,也一直在寻找着外出发展的机会。终于,机会来了。爱人现在的单位需要一位电视人,而爱人当时搞的电视摄、录、编、导工作在省市系统内部是很有名气的,省委组织部专门召开现场会推广了他的工作经验。而我呢,那用以证明自己、赖以生存的文章又一次地帮助了我,使我不费吹灰之力地就被正式地调入现在工作的单位。

 

有一句俗话收做“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我想用来形容我目前的处境是再合适不过了。所谓“成”,就是我凭着我的拿手文章从一名普通的秘书成长为一名分管文字的主任,而且是全省系统内唯一一位分管文字工作的女性主任,我也因此而获得全省优秀公务员、标兵、先进个人等荣誉称号,并多次荣立三等功;所谓“败”,就是因为干得太好了,无人能替,所以眼看着同事走马灯似地,或重用、或调任、或提拔,我却十几年如一日地坚守着文字工作岗位,有时候我觉得我真象“深山的老参,千年的海龟”——有点“成精”的感觉。

前不久,在单位一次内部会议上,我针对单位一些青年拈轻怕重、不愿付出的现象,谈了一番话。我说,机会是给有准备的人的。这种准备就是自己的付出、领导的承认及同事的认可。我又说,也许你一年两年甚至三年五年没有什么机遇,但是厚积薄发,一旦机遇来临,你便会脱颖而出。在我说这番后的不久,同我搭档的一位副主任在在我这个单位工作了八个月之后提拔到了别的单位。给他送行的时候,我跟他开玩笑说,你是“短平快”,我是“老牛拉破车”。他毫不犹豫地回敬我:“你那是厚积薄发”。我一下子被噎住。唉,真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张宗子在他的《书时光》一书中说:“相信宿命,人就不会抱怨。对于眼前的机会,就不容易错失。珍贵的事情最初总是以最不明显的方式出现的,不仅不够美妙,不够令人激动,甚至比普通还普通,比平常还平常。我们必须学会从茫茫万物中一眼看出能够决定我们未来和幸福的契机,抓住它,再也不放手。”

也许文字就是我的宿命吧,而且靠着它我一再地改变了自己的命运。虽然我干这行干得时间很长,虽然这条路辛苦无比,虽然我的付出要比别人多得多,但是,它毕竟不是一个常人所能干得了的工作。在一个男人多于女人的单位,到目前为止,竟然无一人能接我的班。无奈的同时,我也感到了些许骄傲。所以虽然我现在很想“弃文”,但是它还是牢牢地抓住我不放手。我想,既然是我的宿命,就不要再抱怨它,而是以平和的心态来坦然面对它吧。

有一天,我突发奇想地问老公:“你说我退休以后干点什么好呢?”老公不假思索地回答我:“你受聘到某个单位给他们写材料吧。”

天哪!难道我上班写了一辈子还嫌不够,退了休还要继续写?你说,我与文字是不是太有缘了!

 

 后记:2010年老天终于开眼将我升入了领导岗位。虽然不从事具体的文字工作了,但是多年来文字工作的历练,让我受益终生。

 

  评论这张
 
阅读(295)| 评论(5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